网易数码

网易数码频道LOFTER官方账号

© 网易数码 | Powered by LOFTER

照片背后的故事:在良辰美景前找回初心

网易数码摄影大赛是由网易数码主办的长期摄影比赛,自2011年8月起,已经成功举行过29期作品征集。许多作者在获奖之后,都会讲述自己照片的拍摄故事。今天跟大家分享摄影大赛第29期“旅行足迹”主题一等奖获得者 @诡獁·LoFoTo 的照片拍摄故事。以下内容为作者的讲述。


 “旅行足迹”一等奖 @诡獁·LoFoTo

那天在大理的一切,发生的太快太多惊喜。我不是第一次去到那里了,但是第二次的身临其境,我明显觉察到自己的变化,对这里的观察与认知,都在不觉中和第一次区别开来,好像是二上前线的新兵,已经开始有着波澜不惊的老兵节奏了。当然,激动还是免不了的,只是这次想起来要提醒自己保持理智。大理太美,美的绝不重复,光是云,分分钟就是变化多端,有时候你扭头,就能看见几公里之外,一块眼皮视角的云,下面带着雨,就这样突兀而无厘头的从苍山顶信步而来,偶尔还会蓝光闪动,隐约雷鸣,珊珊来迟。

所以第一次去到那里,我完全被震撼傻了,只会停下电瓶车,一边喊着美呆了,一边掏出相机贪婪的狂拍,什么曝光构图景深完全抛在脑后,仿佛刑侦摄影的初学者,绝不遗漏任何一个细节,随后导电脑上就后悔了,倒不是废片多,而是直接导致选择障碍发作。

但在这一次,我找回了自己的初心。

本真一旦被唤醒,如何与她长久而甜蜜的共度美好时光,这时候就需要理智的帮忙了。

 
所以第二次,一个偶然的服装拍摄项目,我匆忙整理行装,又住进了洱海门外那个熟悉的客栈。三天的工作很快结束。同来的熟人全部走光,一时间热闹的客栈瞬间变的死寂,这落差太大,心里一时有点堵,我想起我还有一个半熟朋友在洱海边开客栈,他很喜欢咖啡,我于是带着咖啡约好找他喝一杯,然后接他的皮划艇来洱海泛舟一把。环海西路已是我的老熟人,这条路很美,一定要骑行,这样你才懂得,赶的不是路,而是真正的置身于良辰美景。我相机挂在脖子上,一路骑电动一路拍,有时候甚至不会停下来,就任随线条般滑过眼底的前景呼啸而过。 

我被一堆碎玻璃吸引住,它们在大理高色温的烈日下,闪烁着魔幻的光芒,于是我停下车像个神经病一样趴在地上拍玻璃,各种拍,拍了很久。

烈日下的碎玻璃闪烁着魔幻的光芒 

可能拍的时间太长加上光线过于强烈,我开始觉得有点头晕和想吐,刺眼的蓝色空气就像一块巨大的玻璃块不停的拍击着脑门,正好附近有个小庙,路边就是洱海,路与洱海之间是树荫和一人多高的草丛,我下到树荫底下背靠草丛坐下来休息,点起了一支薄荷烟,戏剧化的场面出现了,我是坐在树荫下的一条小土路的拐弯处,土路上去就是环海西路,土路两旁的高草丛和树荫就像是一幕舞台剧的帷幕,而远处高达的苍山就是背景,我一边抽烟一边悠悠看着各种路人陆续上场又退场,有情侣,夫妻,驴友,还有当地的农夫渔民,也是时机凑巧,前晚大理刚降过雨,时值傍晚,空气中的湿度开始攀升,太阳开始靠近苍山之巅,丁达尔,丁达尔出现了。我拿起相机,我估算了一下,用的是35MM的徕卡小广角,物距长,5.6的光圈足以提供超大的景深,虽然是逆光,但是背后洱海上方广阔的天空提供了足够多的补光,我什么都不用担心,只要拍就行了。

丁达尔的舞台剧开始上演

丁达尔的舞台剧开始上演

丁达尔的舞台剧开始上演

我左手拿烟右手按快门,拍下了很多不同路人不同的行态,冥冥之中,我期待一个曼妙女生的身影能尽快出现,因为丁达尔现象此时开始减退。奇迹真的发生了,突然,一群人嬉笑着的声音传来,很快,一辆辆山地车穿梭而过,看样子,可能玩乐队的,头发都很潮,他们一边骑一边回头喊快点,我循声望去,一个穿着鹅黄色长袖衫的女孩骑着一辆小轮车从画面的左边出现了,更让我措手不及的是,她的车把上还画龙点睛的插着一束芦苇须,芦苇须在逆光下呈半透明,鹅黄色也变成半透明,我长大了嘴,迅速反应过来,这时这个女孩刚出现在画面的1/5位置,时间仿佛凝固住,世界静音,我所目及的一切变成了慢镜头,我屏住呼吸从取景器里看着这个女孩一点点向着最佳位置靠近,反光镜也随快门一帧一帧的全黑开启全黑开启,好像我在迅速眨眼。就在这时,女孩似乎有所觉察,加上突然嘀嘀几声喇叭,有人大喊一声干嘛呢?女孩转过头来,发现了猥琐坐在草丛里的我,紧接着一辆车出现在右边画面,我心喊完了,我要的完美侧面没了,还多了一辆车破坏了宁静感,我非常的沮丧,向那辆车愤怒的看去,才发现是我那个要去蹭咖啡的朋友,原来他怕我迷路开车来找我。。我心头瞬间觉着温暖起来,并为自己耽误了时间让别人就等而觉得内疚,这样很不好。朋友知道我没事,还要继续拍一会于是调转车头返程,我不失时机的又拍了几张“汽车广告”。

上图是最后大家看到的获奖作品

幸运的是,这群玩乐队的也停在旁边的小庙旁休息,由于我形象猥琐,不太敢请他们帮忙给我摆拍,于是又继续去拍了会碎玻璃。倒是乐队的那些人很热情,问我拍了干嘛,随后大家就聊了起来,我们互递烟,我把我的想法告诉女孩的男朋友,她男朋友爽快的答应我可以帮忙,这时候我才发现这个女孩是新疆人,有着高挺的鼻梁和深邃的眼眶,她一定是个吉他或者贝斯手,修长的手指上,横着的都是被琴弦割伤的勋章,我不禁有点敬佩,这是一个人身体上长久努力的痕迹,而我,似乎很久没有为自己的爱好或者理想努力过了。女孩按我设想的样子在画面里来回骑行了几次,虽然还是很美,但是,那种一开始不知情的那种无所纷扰的空灵与自由的感觉已经淡去了很多,只能怪我自己随机应变能力还不够强,别人这样帮我,我已经很知足了。

后来女孩帮助我实现的摆拍

我和这个乐队交谈了一会,知道他们是刚进驻大理,目前还没有固定的驻场场所,但我衷心希望他们在这个梦幻又自由的地方一切顺利,临别时候,我和女孩男友互加了微信,后来这张图拿到这次活动的奖项后,他还在朋友圈里点了个赞,我12月可能会再去大理,一定要去找他们一起喝一杯。

那天我注定爽约了,丁达尔很快消散,我往我朋友的洱海客栈飞快赶去,天已黑下来,已经晚上8点了,来这里两次,还是会忘记这里天黑的时间很晚,这里天黑,就说明已经很迟了,温度迅速下降,只有17度,我穿着T恤,50迈的速度骑行越骑越绝望,实在太冷了,到终点路程还有1/3,加上还要返程,返程更冷,这个点去不仅仅是蹭人家咖啡还得蹭饭,算了。

寒冷已经完全取代了我告知朋友要爽约后的负罪感,我哆哆嗦嗦的猫在电瓶车上,冷的我只能单手驾驶,幸好天黑以后路上比较空旷,我只想着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还有千万不要生病。已经记不得骑了多久才回到古城,第一件事是赶紧还车,然后买吃的。我在车行对面的一家饭馆买了带走,这时候有两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姑娘在我身后排队,我示意她们我已经点好菜了,之后我坐在外面桌子上等,其中有个女孩问我是不是可以和她坐一起。原来她来自德国,还是学校的摄影课老师,她居然除了西藏和甘肃以为游遍了全中国,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她正在甘肃,找寻着她所认知的中国的独特美。她的家族名是Schonberger(意思是美丽的山),她很喜欢中国的石狮子,对中国不同地域和时期的石狮子的了解,就像维基百科一样全面,让我这个中国人都自叹不如。

 
我们在认识的第三天,相约去喜洲,因为迷路最终没去成,她却很高兴,因为我们那天误打误撞进到了一个小村落,正好赶上全村男女老少拜神,应该是白族的习俗,在中秋节的前夜。她坐在人群里微笑着,我混在人群里,拍着,那时那刻,我永远都会不会忘记。 

那天,我爱的人从丽江坐长途车赶来大理,只为了让我在第二天的中秋节不那么孤独。

所以,在发这张图的时候,我夹杂着对当时发生的所有事情综合又复杂的情感,也是这篇文章似乎有点跑题和长篇累牍的缘由,心怀感激之情,舍不得一点点的割舍,谢谢你们看完,谢谢网易数码摄影大赛第29期“旅行足迹”这次活动和评委们对这张图片的错爱,我要继续努力。

我自己

PS,知道这次活动,是通过LOFTER/乐乎的官方活动,越来越热爱LOFTER,并为成为一个真正的lofter继续努力。( @诡獁·LoFoTo )

评论
热度(26)
  1. 梵木空间设计网易数码 转载了此文字